<legend id="yv6t0"></legend>

<ol id="yv6t0"></ol>

  • <span id="yv6t0"><video id="yv6t0"><b id="yv6t0"></b></video></span><ol id="yv6t0"></ol>
    1. <ruby id="yv6t0"></ruby>
    2. <track id="yv6t0"></track>
      <optgroup id="yv6t0"><small id="yv6t0"><pre id="yv6t0"></pre></small></optgroup>
      ?
      | 文章集萃
      您現在的位置: 網站首頁 / 新聞動態 / 文章集萃 /
      最高院:OEM中標注商標屬于“商標的使用”
      發布時間:2019-10-23 編輯:川科知識產權 來源:川科

       近日,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的一份涉外定牌加工商標侵權案再審判決引發業界關注。據了解該案是繼“PRETUL”、“東風”案之后最高法就涉外定牌加工商標侵權糾紛作出的又一民事判決。該案中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本田技研工業株式會社不服云南高院二審判決,提交再審申請2018年9月14日最高法裁定提審該案。該案終審判決認定再審被申請人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構成侵害本田株式會社請求保護的涉案商標專用權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

       


      \"\"

      (3件涉案商標,均核準注冊在第12類)

      裁判要旨

      1、處理涉外定牌加工案件,應當反映“司法主導、嚴格保護、分類施策、比例協調”的知識產權司法政策導向,營造良好的知識產權法治環境、市場環境和文化環境。改革開放以來,涉外定牌加工貿易方式在不斷變化和深化,不能簡單把涉外定牌加工這類案件作為商標侵權的例外情形來看待,還應當按照商標侵權認定的一般規定和原則進行,將法律適用和司法政策結合起來。

       

      2、《商標法》第四十八條中的“用于識別商品來源”的商標使用包括對商標的使用起到可能產生或者實際產生識別商品來源作用兩種狀態。商標的使用行為是客觀行為,通常由多個環節共同構成。在認定商標性使用時,不能割裂整體環節,僅僅單獨觀察某個環節是否發揮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商標的使用行為還會有多主體的參與,多個主體的意愿可能相同或者不同,這需要綜合判斷,而不能僅僅依據某一個商標使用參與主體的主觀認知做判斷。

       

      3、《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中的“相關公眾”包括與被訴侵權商品相關的消費者和經營者兩類主體。對兩類主體不能理解為相關公眾只有在域內一種狀態,也不能簡單認定被控侵權產品只在域外流通。隨著中國改革開放和國際貿易交往的發展,相關公眾可能會在域外接觸被控侵權產品產生混淆,被控侵權產品也可能從域外回流到域內造成相關公眾混淆。

       

      以下附判決書文字版(來源:商標燃黎·涉外定牌加工行為侵犯商標權的認定(文字版及要旨))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9)最高法民再138號

      當事人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被上訴人):本田技研工業株式會社(Honda Motor Co., LTD.)。住所地:日本國東京都。

      法定代表人:倉石誠司,該公司執行董事。

      委托訴訟代理人:俞則剛,浙江和義觀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商雙玲,浙江和義觀達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重慶恒勝鑫泰貿易有限公司。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重慶市九龍坡區。

      法定代表人:萬迅,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曹博,重慶百君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上訴人):重慶恒勝集團有限公司。住所地:中華人民共和國重慶市九龍坡區。

      法定代表人:萬迅,該公司董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曹博,重慶百君律師事務所律師。

      審理經過

      再審申請人本田技研工業株式會社(以下簡稱本田株式會社)因與被申請人重慶恒勝鑫泰貿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勝鑫泰公司)、重慶恒勝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勝集團公司)侵害商標權糾紛一案,不服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2017 )云民終800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于2018年9月14日作出(2018)最高法民申3143號民事裁定,提審本案。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開庭審理了本案。本田株式會社的委托訴訟代理人俞則剛、商雙玲,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曹博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再審申請人訴稱

      本田株式會社申請再審稱,(一)被訴侵權行為屬于典型的商標侵權行為。1.涉案的220套摩托車散件(以下簡稱被訴侵權商品)的商標標識明顯突出使用本田株式會社的“HONDA”商標,具有攀附商標聲譽的意圖,易造成相關公眾的混淆與誤認。2.第314940號、第1198975號、第503699號注冊商標(以下簡稱涉案三商標)享有很高知名度。3.在先案例判定未規范使用授權商標標識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4.《關于對外貿易中商標管理的規定》第十條、《出口商品商標管理》第八條均對外貿經營活動中使用“他人指定或者提供使用的商標”有規定。(二)被訴侵權行為不應認定為涉外定牌加工。1.被訴侵權商品所使用的商標標識與境外授權商標標識并不一致。判斷涉外商標使用行為是否構成“涉外定牌加工”,應以境外授權商標作為比照對象,被訴侵權商品“所使用的商標標識應與該境外授權商標標識完全一致”、應“屬于該境外授權商標的核定使用商品類別(自用權范圍內)”,即“雙相同”,否則就不屬于“涉外定牌加工”。被訴侵權商品上的商標標識與境外授權商標標識并不一致,并未獲得合法授權,且未有合理解釋。2.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無法證明其事先獲得了境外商標權利人的合法授權,也沒有真實、規范、合理地使用境外授權商標,不屬于涉外定牌加工。(三)二審判決認定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在被訴侵權商品上貼附商標標識的行為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2013年修正,以下簡稱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屬適用法律錯誤。1.被訴侵權行為屬于在商品、商品包裝上使用商標標識、識別商品來源。2.被訴侵權商品上使用變形的緬甸商標標識,目的不再是貼附某一境外客戶指定的圖標,而是意欲誤導消費者。3.相關公眾有接觸到被訴侵權商品的可能。(1)在國際貿易的環境下,相關公眾包括生產線上的工人,被訴侵權商品標識的包裝印刷工人、運輸工人,碼頭開箱掏貨的工人,海關查驗關員。(2)國內消費者能通過互聯網接觸到已出口至境外的商品及標識。(3)大量的中國企業和個人出國旅游、經商,亦是相關公眾。(4)涉案三商標具有很高的知名度,國內或境外的公眾都有可能對被訴侵權商品來源混淆、誤認。(5)在社會經濟基礎發生變化時,應對法律條文做出符合當下經濟特征的解釋。4.若出口貨物上貼附商標標識的行為被認定為不屬于商標法意義上的使用行為,則海關的知識產權邊境保護制度將落空。5.已有在先判決明確表示出口行為屬于商標使用行為。6.商標使用行為是一種客觀行為,不因使用人的不同或處于不同的生產、流通環節而作不同評價。(四)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未盡合理注意義務,有攀附本田株式會社商標聲譽的目的,違背了“誠實信用原則”。1.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惡意改變境外注冊商標標識。2.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與本田株式會社系同業經營者,明知本田株式會社的商標具有極高的知名度,未履行必要的注意與避讓義務。3.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未盡合理注意義務。4.恒勝集團公司試圖申請“HONDAKIT”商標注冊。綜上,請求本院撤銷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案件受理費由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承擔。

      再審被申請人提交意見稱

      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提交意見稱,(一)兩公司提交的證據已形成完整的證據鏈,證明兩公司的行為屬于定牌加工行為。1.恒勝集團公司接受緬甸美華公司( MEIHUA COMPANY LIMITED)(以下簡稱美華公司)委托進行承攬加工,恒勝鑫泰公司負責辦理出口事宜,將相關產品全部出口至緬甸,因此兩公司的行為是承攬加工行為。2.涉案的220套摩托車散件是產品而非商品,不會進入中國市場,且屬于美華公司所有。3.緬甸公民吳德孟昂在緬甸享有HONDAKIT商標權,并擔任美華公司的常務董事,美華公司委托恒勝集團公司加工生產摩托車散件,吳德孟昂授權恒勝集團公司在相應產品上貼附HONDAKIT商標,恒勝鑫泰公司代辦相關報關出口事宜。(二)兩公司的行為未侵犯本田株式會社的涉案三商標。1.沒有發揮識別作用的使用并非商標法第57條第二項規定的“使用”。2.涉案的220套摩托車散件不可能進入中國市場,不屬于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使用,未破壞涉案商標的識別功能。3.被訴侵權行為不會導致中國境內相關公眾混淆誤認。被訴侵權商品為摩托車,出口目的國為跨境電子商務非常滯后的緬甸,回流至國內市場的可能性非常低,不具有造成國內相關公眾混淆的可能性。(三)對再審申請理由的回應。1.再審申請人列舉的相關判決對本案不具有參考價值。(1)被訴侵權商品的數量及貼附商標的圖樣均依據境外委托加工方的要求而進行。(2)美華公司在緬甸有相應的商標權。(3)本案并不存在國內商標注冊人在國外市場的注冊情況及訴訟雙方商品銷往同一境外市場的事實。2.《關于對外貿易中商標管理的規定》第14條對違規的經營者規定了行政處罰條款,因此,若違反第10條的規定,承擔的應當是行政責任,與是否構成商標侵權沒有關聯。3.關于相關公眾的界定及接觸可能性。(1)申請人所稱的生產線上的工人、運輸工人等主體不是消費者和經營者。(2)如果認為大量中國企業和個人出國旅游、經商,有可能在緬甸接觸涉案產品,是相關公眾,則相當于否定了商標的地域性。4.涉案定牌加工行為的特殊性及其影響。(1)涉外定牌加工貿易在我國經濟、尤其是對外貿易中占有較大比重,同時目前全球經濟形勢下行,企業經營困難,我國企業廉價勞動力優勢正在喪失,如果將涉外定牌加工界定為侵犯商標權,則增添了企業經營的負擔。(2)境外的商標權屬及侵權糾紛與涉外定牌加工無關。(3)在定作方所在國法治環境不佳的情況下,苛求國內的承擔加工方盡到很高的審查義務并不現實。綜上,請求駁回再審申請。

      一審原告訴稱

      本田株式會社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一)判令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立即停止侵犯本田株式會社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二)判令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賠償本田株式會社經濟損失人民幣300萬元(含本田株式會社為制止侵行為支付的合理費用), 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對該賠償承擔連帶責任;(三)判令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承擔本案全部訴訟費用。

      一審法院查明

      一審法院認定,本田株式會社是一家專業生產摩托車等產品的大型跨國企業,于1988年5月30日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以下簡稱商標局)核準注冊,取得第314940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類別為第12類,核定使用商品包括飛機、船舶、車輛和其他運輸工具等,該商標專用權期限經續展至2018年5月29日。于1998年8月14日經商標局核準注冊,取得第1198975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類別為第12類,核定使用商品包括車輛、陸用機動運載器、空用機動運載器、水用機動運載器、汽車、摩托車等,該商標專用權期限經續展至2018年8月13日。于1988年12月17日經商標局核準注冊,取得第503699號注冊商標\"\",核定使用商品類別為第12類,核定使用商品包括摩托車、拖拉機以及上述商品零部件等,該商標專用權期限經續展至2019年11月9日。恒勝集團公司系1998年9月29日登記注冊的有限責任公司,恒勝鑫泰公司系2001年6月19日登記注冊的有限責任公司,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為萬迅,系總公司和子公司關系。2016年6月30日,昆明海關向本田株式會社發出《中華人民共和國昆明海關關于確認進出口貨物知識產權狀況的通知》(昆明海關知確字【2016】40號),告知本田株式會社2016年6月28日,昆明海關下屬的瑞麗海關查獲申報出口的一批摩托車,商標標識為“HONDAKIT”,數量為220輛,昆明海關認為該批貨物可能涉嫌侵犯本田株式會社在海關總署備案的知識產權,要求本田株式會社于2016年7月3日前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知識產權海關保護條例》第十四條的規定,向昆明海關提出采取知識產權海關保護措施的書面申請,并提交擔保金壹拾萬元。2016年8月22日,瑞麗海關向本田株式會社發出《瑞麗海關關于侵權嫌疑貨物調查結果通知書》(瑞關知調字【2016】2-1號),告知本田株式會社由恒勝鑫泰公司委托瑞麗凌云貨運代理有限公司向瑞麗海關申報出口的標有“HONDAKIT”標識的摩托車整車散件220輛,申報總價118360美元,目的地緬甸,瑞麗海關經本田株式會社申請于2016年7月12日扣留上述貨物,經查該批貨物系由美華公司授權委托恒勝集團公司加工生產。對于該批出口的摩托車是否構成侵權,海關難以認定。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知識產權海關保護條例》第二十三條規定,本田株式會社可以就上述貨物向人民法院申請采取責令停止侵權行為或者財產保全的措施,如海關自扣留上述貨物之日起50個工作日內(即2016年9月20日前)未收到人民法院的協助通知,海關將依法放行上述貨物。2016年9月13日,本田株式會社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

       

      上述事實,由本田株式會社提交的瑞麗海關扣押倉庫現場核對及現場照片、恒勝鑫泰公司與恒勝集團公司提交的美華公司銷售合同、各方當事人的陳述等證據在案佐證。

      一審法院認為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是:1.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侵犯本田株式會社注冊商標專用權,若構成,應否立即停止其侵權行為;2.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應否連帶賠償本田株式會社經濟損失300萬元。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系侵害商標權糾紛。本田株式會社的住所地在日本,故本案系涉外知識產權糾紛案件,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涉外民事法律關系法律適用法》第五十條“知識產權的侵權責任,適用被請求保護地法律,當事人也可以在侵權行為發生后協議選擇適用法院地法律”的規定,本案中,被請求保護地和法院地均在中國,故本案依法應當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
      首先,關于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行為是否構成侵犯本田株式會社注冊商標專用權,若構成,應否立即停止其侵權行為的問題。一審法院認為,本田株式會社于1998年分別取得核定使用在第12類商品上的涉案三商標,其權利依法應受保護。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在其生產和銷售的涉案摩托車頭罩、發動機蓋、左右兩邊的風擋、銘牌上使用“HONDAKIT”文字及圖形,并且突出增大“HONDA”的文字部分,縮小“KIT”的文字部分。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辯稱其行為系受美華公司授權的定牌加工行為,但其提交的通過認證的證據不能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無法確認其行為系受美華公司授權的定牌加工行為。并且從其提交的經認證的證據來看,美華公司的授權商標圖樣中的“HONDAKIT”文字及圖形商標并未突出“HONDA”的文字部分,縮小“KIT”的文字部分,而是同一大小字體的文字及圖形,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所貼附的圖樣也與美華公司的授權不符。因此,依據商標法第五十七條“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均屬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二)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的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三)銷售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商品的;”之規定,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在本田株式會社取得系列注冊商標商標權的相同和類似的商品類別為第12類的摩托車上使用“HONDAKIT”文字及圖形商標并突出“HONDA”的文字部分,縮小“KIT”的文字部分,其明顯在突出和強調涉案商品中“HONDA”文字及圖形的使用和視覺效果,構成在相同或者類似的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其行為已經構成侵犯本田株式會社注冊商標專用權,依法應當立即停止其侵權行為。
      其次,關于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應否連帶賠償本田株式會社經濟損失300萬元的問題。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依法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依據商標法第六十三條的規定,本案中,雙方未能提交證據證明本田株式會社的損失和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獲得的利益,以及本田株式會社注冊商標許可使用費的依據,故一審綜合考慮本田株式會社注冊商標的知名度,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主觀過錯,侵權情節,獲利的可能性及本田株式會社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出的合理開支等因素,酌定由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連帶賠償本田株式會社經濟損失人民幣30萬元。

      一審裁判結果

      綜上所述,一審法院認為,本田株式會社主張的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行為構成侵犯其注冊商標專用權,應立即停止其侵權行為,予以支持;主張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應賠償本田株式會社經濟損失人民幣300萬元,酌定予以支持。據此判決:(一)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立即停止侵犯本田株式會社涉案三商標系列文字及圖形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二)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連帶賠償本田株式會社經濟損失人民幣30萬元;(三)駁回本田株式會社的其他訴訟請求。

      二審上訴人訴稱

      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二審法院提起上訴,請求:1.撤銷一審判決第一項和第二項,駁回本田株式會社的全部訴訟請求;2.本案一審、二審的訴訟費均由本田株式會社承擔。

      二審法院認為

      二審審理查明,一審法院認定的事實屬實,二審予以確認。二審中,雙方沒有新證據提交,但對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所實施的行為是涉外定牌加工行為還是商品銷售行為這一重要案件事實存在爭議。
      二審法院認為,歸納訴辯雙方的觀點,本案爭議的焦點是:(一)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所實施的行為是涉外定牌加工行為還是商品銷售行為;(二)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使用涉案圖標的行為是否屬于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使用行為;(三)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被訴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侵哪個商標權;(四)如果侵權成立, 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賠償數額應當如何確定。
      關于第一個爭議焦點,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所實施的行為不是商品銷售行為而是涉外定牌加工行為。首先,根據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一審中提交的證據,恒勝鑫泰公司與美華公司于2016年4月3日簽訂的合同,名為《銷售合同》,實為涉外定牌加工合同。經審查合同條款可知,合同明確約定了以下主要內容:買方訂購的產品為:125 CC MOTORCYCLE IN SKD FORM, BRAND: HONDKIT (125CCHONDKIT牌摩托車散件);數量220套;單價538美元;總價118360美元;發運目的地緬甸;買方收貨后質量異議期為30日。這些合同條款符合定牌加工的定做條件。其次,恒勝集團公司與恒勝鑫泰公司之間在涉案產品問題上并非銷售關系,恒勝鑫泰公司系恒勝集團公司控股的子公司,負責為該批產品辦理出口事宜,實際進行生產的是恒勝集團公司,作為法定代表人為同一人、住所地相同的關聯公司,這樣的安排屬于恒勝集團內部的業務安排,美華公司明確知曉該情形,這從其給出的商標使用授權書便可知悉。第三,涉案承攬加工的產品全部交付定作方,不進入中國市場,中國境內的相關公眾不可能接觸到該批產品。第四,緬甸公民吳德孟昂在緬甸享有涉案“HONDAKIT”注冊商標權。一審中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向法庭提交了吳德孟昂在緬甸獲得的商標登記相關權屬證書,即《商標注冊聲明合同》。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聘請云南省翻譯工作者協會進行了翻譯,獲知緬甸公民吳德孟昂( Thet Mon Aung)已于2014年6月23日向緬甸曼德勒市合同文書登記處對“HONDAKIT”商標進行注冊登記并予以公示,該商標使用的商品類別是車輛等商品,可見,“HONDAKIT”商標的注冊人吳德孟昂已經履行了緬甸的商標登記制度的相關程序要求。第五,恒勝集團公司獲得了緬甸公民吳德孟昂的商標使用授權。在美華公司及該公司常務董事吳德孟昂出具的《授權委托書》中載明,由美華公司委托恒勝集團公司加工生產涉案的摩托車散件,并貼附吳德孟昂作為權利人的“HONDAKIT”注冊商標,商標(應當)貼附在發動機蓋、左右檔風及頭罩等處。吳德孟昂系美華公司的常務董事,同時也是在2016年4月3日《銷售合同》上緬甸方的合同簽字人。這些事實足以認定其作為涉案商標權利人要求將“HONDAKIT”注冊商標貼附在合同項下的產品上,也足以認定恒勝集團公司生產涉外定牌加工涉案產品經過緬甸商標權利人合法授權。一審判決對《銷售合同》《商標注冊聲明合同》《授權委托書》等四份在卷證據經審查后認為, 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提交的這些證據不能形成完整的證據鏈條,無法確認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行為得到美華公司的授權。這是對證據的分析認證出現了失誤,在此基礎上認定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行為不是涉外定牌加工行為,而是商品銷售行為,構成商標侵權,屬于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二審法院予以糾正。
      關于第二個爭議焦點,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使用涉案圖標的行為不屬于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使用行為。商標法第四十八條規定:“本法所稱商標的使用,是指將商標用于商品、商品包裝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書上,或者將商標用于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用于識別商品來源的行為?!备鶕硕x,商標法在保護商標使用問題上的本意,是保護商標在商業活動中的識別性。以此含義推知,如果某種標識的使用不是在商業活動中用于識別商品的來源,自然不能滿足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關于“使用”的前提性要求??疾毂景盖樾?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辦理出口的220套摩托車散件系全部出口至緬甸,不進入中國市場參與“商業活動”,中國境內的相關公眾不可能接觸到該產品,因而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這種使用行為不可能在中國境內起到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因此這并非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使用行為。
      關于第三個爭議焦點,涉外定牌加工通常是指國內生產商經國外合法商標權利人等合法授權進行生產,并將所生產的產品全部出口至該商標權人享有商標權的國家和地區的國際貿易模式。此種模式下的生產行為是否侵害中國國內相關商標權人的商標權,應根據個案的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在本案中,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行為并不構成對本田株式會社涉案三商標的侵害。首先,從商標法的相關規定分析,商標法第五十七條對原商標法五十二條內容進行了修改,由五種行為增加至七種行為,并且將原第一款內容拆分為兩項內容,即第一款為“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的商標的”;第二款為:“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梢钥闯觥叭菀讓е禄煜笔切略龅膬热?。根據該條規定,商標指示商品或服務的來源,使相關公眾能夠區分不同的經營者提供的商品或服務,使之不“容易導致混淆”,這是商標最核心的功能,也是商標的最基本價值。商標法保護商標的根本目的,就在于確保商標識別功能的實現;判斷商標侵權與否的關鍵,就在于審查商標使用行為是否容易導致相關公眾對商品或服務的來源產生混淆。只有容易引起相關公眾對商品或服務來源產生混淆的使用行為,才可能發生近似商標使用行為侵害他人商標權的情況,離開這些條件和情形談論商標侵權沒有基礎。其次,在本案中,220套摩托車散件均全部出口至緬甸,不進入中國市場銷售,中國境內的相關公眾不可能接觸到該產品,因此不存在讓中國境內的相關公眾產生混淆的問題,沒有損害本田株式會社的實際利益,即不具備構成商標侵權的基礎要件。再次,商標權具有地域性(也即法域性)特征,在此語境下,我國商標法只能保護在我國依法注冊的商標權,保護范圍不能延伸到我國領域之外。本案涉及的220套貼牌加工的產品,其流通市場不在中國而在緬甸,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將 HONDAKIT中的 HONDA部分的文字突出使用,是否容易導致緬甸國內的相關公眾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這個問題不在我國商標法可以評判的范圍之內。
      關于第四個爭議焦點,由于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行為不構成侵權,就不存在賠償損失問題。

      二審裁判結果

      綜上所述, 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上訴理由成立,一審判決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應依法糾正。據此判決:(一)撤銷一審判決;(二)駁回本田株式會社的訴訟請求。

      再審法院查明

      本院再審另查明,恒勝鑫泰公司與美華公司于2016年4月3日簽訂《銷售合同》,銷售被訴侵權商品,瑞麗海關于2016年6月28日查獲被訴侵權商品。一、二審法院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2013年修正,以下簡稱商標法),各方當事人并無異議。

      再審法院認為

      本院認為,本案爭議的焦點問題是關于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性質認定問題,即:1.是否屬于涉外定牌加工行為;2.是否構成商標使用行為;3.是否構成商標侵權。
      (一)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是否屬于涉外定牌加工。根據一審、二審查明的事實,二審法院認定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屬于涉外定牌加工,并進行了深入分析,認定事實清楚,本院予以確認。
      (二)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使用行為。商標法第四十八條規定:“本法所稱商標的使用,是指將商標用于商品、商品包裝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書上,或者將商標用于廣告宣傳、展覽以及其他商業活動中,用于識別商品來源的行為?!痹摋l規定的“用于識別商品來源”指的是商標使用人的目的在于識別商品來源,包括可能起到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和實際起到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
      商標使用行為是一種客觀行為,通常包括許多環節,如物理貼附、市場流通等等,是否構成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的使用”應當依據商標法作出整體一致解釋,不應該割裂一個行為而只看某個環節,要防止以單一環節遮蔽行為過程,要克服以單一側面代替行為整體。商標使用意味著使某一個商標用于某一個商品,其可能符合商品提供者與商標權利人的共同意愿,也可能不符合商品提供者與商標權利人的共同意愿;某一個商標用于某一個商品以至于二者合為一體成為消費者識別商品及其來源的觀察對象,既可能讓消費者正確識別商品的來源,也可能讓消費者錯誤識別商品的來源,甚至會出現一些消費者正確識別商品的來源,而另外一些消費者錯誤識別商品的來源這樣錯綜復雜的情形。這些現象紛繁復雜,無不統攝于商標使用,這些利益反復博弈,無不統轄于商標法律。因此,在生產制造或加工的產品上以標注方式或其他方式使用了商標,只要具備了區別商品來源的可能性,就應當認定該使用狀態屬于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的使用”。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商標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八條規定:“商標法所稱相關公眾,是指與商標所標識的某類商品或者服務有關的消費者和與前述商品或者服務的營銷有密切關系的其他經營者。”本案中相關公眾除被訴侵權商品的消費者外,還應該包括與被訴侵權商品的營銷密切相關的經營者。本案中被訴侵權商品運輸等環節的經營者即存在接觸的可能性。而且,隨著電子商務和互聯網的發展,即使被訴侵權商品出口至國外,亦存在回流國內市場的可能。同時,隨著中國經濟的不斷發展,中國消費者出國旅游和消費的人數眾多,對于“貼牌商品”也存在接觸和混淆的可能性。二審法院認定,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辦理出口的220套摩托車散件系全部出口至緬甸,不進入中國市場參與“商業活動”,中國境內的相關公眾不可能接觸到該產品,因而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這種使用行為不可能在中國境內起到識別商品來源的作用,因此這并非商標法意義上的商標使用行為。二審認定事實及適用法律均有錯誤,本院予以糾正。
      (三)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是否構成商標侵權。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規定:“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均屬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二)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商標的基本功能是區分商品或服務來源的識別功能,侵犯商標權本質上就是對商標識別功能的破壞,使得一般消費者對商品來源產生混淆、誤認。從法律規定來看,商標侵權行為的歸責原則應當屬于無過錯責任原則,且不以造成實際損害為侵權構成要件。前述商標法規定的“容易導致混淆的”一語,指的是如果相關公眾接觸到被訴侵權商品,有發生混淆的可能性,并不要求相關公眾一定實際接觸到被訴侵權商品,也并不要求混淆的事實確定發生。
      本案中,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在其生產、銷售的被訴侵權的摩托車上使用“HONDAKIT”文字及圖形,并且突出增大“HONDA”的文字部分,縮小“KIT”的文字部分,同時將H字母和類似羽翼形狀部分標以紅色,與本田株式會社請求保護的三個商標構成在相同或者類似商品上的近似商標。如前所述,被訴侵權行為構成商標的使用,亦具有造成相關公眾混淆和誤認的可能性,容易讓相關公眾混淆。
      我國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面臨著經濟發展全球化程度不斷加深,國際貿易分工與經貿合作日益復雜,各國貿易政策沖突多變的形勢,人民法院審理涉及涉外定牌加工的商標侵權糾紛案件,應當充分考量國內和國際經濟發展大局,對特定時期、特定市場、特定交易形式的商標侵權糾紛進行具體分析,準確適用法律,正確反映“司法主導、嚴格保護、分類施策、比例協調”的知識產權司法政策導向,強化知識產權創造、保護、運用,積極營造良好的知識產權法治環境、市場環境、文化環境,大幅度提升我國知識產權創造、運用、保護和管理能力。自改革開放以來,涉外定牌加工貿易方式是我國對外貿易的重要方式,隨著我國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人們對于在涉外定牌加工中產生的商標侵權問題的認識和糾紛解決,也在不斷變化和深化。歸根結底,通過司法解決糾紛,在法律適用上,要維護法律制度的統一性,不能把某種貿易方式(如本案爭議的涉外定牌加工方式)簡單地固化為不侵犯商標權的除外情形,否則就違背了商標法上商標侵權判斷的基本規則,這是必須加以澄清和強調的問題。
      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主張,恒勝集團公司獲得了緬甸公司的商標使用授權,因此不構成侵權。對此,應予指出,商標權作為知識產權,具有地域性,對于沒有在中國注冊的商標,即使其在外國獲得注冊,在中國也不享有注冊商標專用權,與之相應,中國境內的民事主體所獲得的所謂“商標使用授權”,也不屬于我國商標法保護的商標合法權利,不能作為不侵犯商標權的抗辯事由。因此,二審法院認為“恒勝集團公司生產涉案產品經過緬甸商標權利人合法授權”,適用法律錯誤,本院予以糾正。
      綜上,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被訴侵權行為構成侵害本田株式會社請求保護的涉案三個商標的注冊商標專用權,依法應當承擔停止侵權、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一審綜合考慮本田株式會社涉案三商標的知名度,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主觀過錯、侵權情節、獲利的可能性及本田株式會社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出的合理開支等因素,酌定由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連帶賠償本田株式會社經濟損失人民幣30萬元,本田株式會社并未提起上訴亦未在申請再審中對此提出異議,本院予以維持。

      再審裁判結果

      綜上所述,二審判決有關恒勝鑫泰公司、恒勝集團公司的行為不構成侵權的認定錯誤,本田株式會社再審申請的理由部分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四十八條、第五十七條第二項,《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云南省高級人民法院( 2017 )云民終800號民事判決;
      二、維持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頗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2016)云31民初52號民事判決。
      一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30800元,由本田技研工業株式會社負擔10000元;由重慶恒勝鑫泰貿易有限公司、重慶恒勝集團有限公司共同負擔20800元。一審案件保全費人民幣5000元,由重慶恒勝鑫泰貿易有限公司、重慶恒勝集團有限公司負擔。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4500元,由重慶恒勝鑫泰貿易有限公司、重慶恒勝集團有限公司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林廣海

      審 判 員  秦元明

      審 判 員  馬秀榮

      二〇一九年九月二十三日

      法官助理  劉海珠

      書 記 員  張晨祎

       

      來源:知識產權那點事

       

       

      下一篇:商標起名天花亂墜 當心被認欺騙性 上一篇:沒有了

      四川川科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 ? 版權所有 蜀ICP備12033168號-1

      電話:13880707330 18981781372 85482156 傳真:028-85482156

      地址:成都市一環路南一段1號鴻禧花園B-1-302 網站建設:匯都科技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精品一级APP

      <legend id="yv6t0"></legend>

      <ol id="yv6t0"></ol>

    3. <span id="yv6t0"><video id="yv6t0"><b id="yv6t0"></b></video></span><ol id="yv6t0"></ol>
      1. <ruby id="yv6t0"></ruby>
      2. <track id="yv6t0"></track>
        <optgroup id="yv6t0"><small id="yv6t0"><pre id="yv6t0"></pre></small></optgroup>